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金融理财

导航

40家信托携3000亿鏖战消费金融 仅5家接入央行征信

网络整理
网络整理

近年来,面对万亿级的消费金融“肥肉”,信托公司纷纷发力,与商业银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等一同争夺市场份额。

中国信托业协会调研数据显示,2018年,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信托公司新增13家。截至2018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约40家投身消费金融市场,合计开展消费金融信托余额近3000亿元。

据了解,作为早期入场的玩家,外贸信托2007年便开展小微金融业务,开启了向其他消费金融机构发放流动性资金贷款的“外贸模式”。2014年后,不断有新的信托公司开始尝试同类业务。比如中信信托,曾推出首款消费信托,之后又陆续推出互联网消费信托、钻石消费信托等。

事实上,目前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的主流模式主要包括:消费信托、流贷模式、助贷模式和资产证券化模式。

“之前大部分信托公司涉足消费金融业务,做的都是流贷模式,信托作为资金通道方。”北京某信托公司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但这种模式不利于C端的数据资源积累。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在通道业务、房地产信托业务受限的情况下,包括西藏信托在内的不少信托公司,将消费金融作为今年业务的重要发力点。

本报记者根据公开渠道不完全统计发现,西藏信托今年以来已经发行多期个人消费信托计划,合计募资规模已超过10亿元。以西藏信托与某平台的合作为例,其模式是,信托计划是贷款方,借款人直接向信托偿还本金和融资服务费,而该平台作为资产服务机构,对逾期资产提供差额补足。

此外,诸如中信信托成立的“自然人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渤海信托惠安5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爱建信托·分期乐1号消费金融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产品,均是向受托人(信托机构)审核通过的自然人发放个人消费贷款。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各家信托公司在消费金融业务战略布局上存有差异。有的将消费金融业务放到公司战略发展的高度,着眼于提升自主风控能力和主动管理能力;部分信托公司已经设立消费金融业务事业部或成立消费金融公司,比如中信信托参与设立中信消费金融公司、渤海信托参股中邮消费金融公司等;还有的信托公司则仅将其作为创新业务的一部分,以增加产品多样性。

“产品的募集并不太容易,特别是对刚起步的中小信托公司来说。”一位信托经理告诉记者。

而助贷模式通常的做法是,消费金融服务机构推荐合格借款人,由信托公司用自身的风控标准做过二次审核通过后,直接与个人签订消费金融信托贷款合同并放款,借款人直接向信托公司还款。

此外,信托公司往往通过结构化设计、缴纳保证金、引入担保或保险机构,来提高风控保障。比如,根据本报记者获取的“山东信托·融易6-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资料,山东信托和项目融资方的优先劣后比为3∶1。

现金贷争议

记者注意到,有行业人士提出质疑,信托公司直接向个人发放消费现金贷款,是否涉嫌“现金贷”业务?另一方面,市场上,信托公司对个人的信贷业务,也不断出现涉嫌套路贷、砍头息、高利贷、暴力催收等各种质疑声。

中国裁判文书网也显示,2019年至今,多家信托公司与个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等裁判文书数十近百份。这些裁判文书,披露了信托公司个人现金贷款业务的一些细节。

比如,信托机构在发放贷款时,往往从本金中扣取并支付服务机构的中介费用。上海某信托公司的一起借款合同纠纷中,信托公司与借款人约定贷款本金约41万元,信托公司实际上汇给借款人的是36万元,剩余的部分由信托公司以信息咨询服务费、信用审核费、信息管理费等名义,直接支付给服务机构。

另外也有借款人在庭审时表示,“放款时我方问过为什么只有60万元,办事处的人回答称,其他6万多元是保证金,如有违约在里面扣利息。

“双方约定的利息、罚息之和已超过年利率24%的标准。”在某份裁判文书中,法院要求按照24%进行计算。也有的裁判文书提及,“支付的利息、服务费、担保费等实际支付金额超过了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达到25.2%”。

“我们也想扩大到C端,但由于监管态度不明朗,迟迟没有推进。”此前,有信托公司高管曾对记者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