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行业

导航

天津港深陷发展窘境之际,为何自家后花园此时起火?

网络整理
网络整理

根据天津港官网显示,目前,天津港焦炭码头现有两个泊位,其中南五泊位为非金属矿石泊位,泊位等级为10万吨级,南六泊位为焦炭专业化泊位,泊位等级为7万吨级,码头岸线全长704米,码头前沿水深-13.8米,堆场面积52万平方米,泊位设计能力1250万吨,公司年吞吐能力在1500万吨以上。

虽然坐拥年吞吐能力达1500万吨的港口,天津港焦炭码头的经营业绩确实不尽人意,甚至一度出现大幅亏损的情况。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14年-2018年末及2019年上半年度,天津港焦炭码头的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1.07亿元、2.44亿元、1.73亿元、1343.97万元、亏损8499.27万元、192.28万元。不难看出,2017年是天津港焦炭码头净利润走下坡路的拐点。

引发2017年天津港焦炭码头净利润同比下滑约92%主要原因是政策性带来的影响。 2017年2月出台了《关于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的通知》。大幅提升区域内铁路货运比例,加快推进港铁联运煤炭。充分利用张唐等铁路运力,大幅降低柴油车辆长途运输煤炭造成的大气污染。2017年4月起,天津港开始停止接收公路运输煤炭。2017年9月底前,天津、河北及环渤海所有集疏港煤炭主要由铁路运输,禁止环渤海港口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疏港煤炭。

受此影响,2017年天津港煤炭及制品吞吐量同比下滑30.15%,公司金属矿石吞吐量同比下滑14.10%。天津港2017年实现利润总额15.71亿元,同比下滑 29.19%。这就不难解释天津港焦炭码头为何会从盈利过亿到亏损几千万的原因了。

随着天津港焦炭码头业绩走下坡路,公司管理层也开始出现频换。据百度企业信用显示,2018年11月6日起至2019年11月22日止,天津港焦炭码头的董事(理事)、经理、监事及法人代表变更次数有八次。其中法人代表更换一次,董事(理事)、经理、监事更换次数达7次。

某种意义上讲,天津港焦炭码头在管理上应该存在一定的问题,不然高级管理人员短时间内会进行频发更换呢?另外,一名财务人员涉嫌贪污公款累计达到1.539亿元才被发现,显然在账务管理上存在一定的问题。

子公司日子难过,天津港也好不到哪里去

1.539亿元的巨额涉案金额到底对天津港影响有多大?天津港则表示“根据目前所得资料,预期该事件将影响本集团的财务数据,具体金额尚不确定”。

虽然具体影响财务数据的金额有多大,暂时不得而知。但是对于现阶段处于业绩窘境的天津港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

从天津港在港交所披露的财务报表来看,截止2015年至2018年底,天津港的营业收入从205.42亿港元下滑至2018年158.710亿港元,收入呈现下滑趋势,而同属于环渤海地区青岛港(06198-HK)(601298-SH)2015-2018年营业收入复合年增长率却是高达16.79%,两者的差距一目了然。

归属股东净利润方面,天津港盈利飘忽不定,时升时降,但整体来看,利润与营收一样,呈现出逐年下滑的态势。截止2015年至2018年底,天津港的归属股东净利润从2015年的6.39亿港元下滑至2018年4.31亿港元。而同期的青岛港归属股东净利润2015-2018年复合年增长率为23.55%,盈利能力同样优于天津港。

从2019年上半年度的业绩表现来看(如下图所示),天津港经营业绩仍处于下滑的趋势,业绩向重返正向增长或成为一种“奢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天津港与涉事的天津港焦炭码头经营业绩同样深陷窘境外,在天津港焦炭码头未出事前,管理层同样存在频繁的变动情况。

2月7日,天津港在港发布公告称,李全勇因工作变更已辞任执行董事、董事总经理及提名委员会成员。与此同时,副总裁罗勋杰接替李全勇相关的职务。

除此之外,天津港(集团)也存在管理层变动情况。2月5日,因工作变动,梁永岑任天津港(集团)副董事长,兼任总法律顾问,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专业委员会相应职务。刘庆顺任天津港集团副总裁,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和董事会专业委员会委员职务。

尾语:

从天津港(集团)及天津港发展管理层频繁的职位变动到天津港焦炭码头财务涉及贪污巨额公款来看,天津港在内部管理上存在较大问题。不然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大多数企业的管理者不惜自主降薪与公司奋战前线,抗击这场无硝烟的战争,而天津港部分管理者却选择在这特殊时期里离任,实属让人琢磨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