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行业

导航

比特大陆IPO再折戟?涉案庞氏骗局被美司法部调查,传拟取消上市

网络整理
网络整理

新泽西州的美国检察官克雷格·卡佩尼托(Craig Carpenito)在一份声明中宣布,该团伙中的三名男子已于12月10日被捕,并被控共谋罪名,另有两名未公开的被告仍在逃。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从多名接近比特大陆的核心人士以及离职员工中获悉,2019年10月下旬,比特大陆已向SEC秘密递交了上市申请,保荐人为德意志银行,为了给此次赴美上市增添成功几率,比特大陆甚至还聘请了纳斯达克前中国区首席代表郑华,作为公司顾问为其出谋划策,计划在2020年初完成上市,至多募资5亿美元。然而,赴美上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目前毫无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比特大陆曾于2018年9月向香港联交所提交招股书,招股书披露,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营业收入为28.45亿美元,净利润为7.43亿美元(约人民币50亿元),其中矿机销售营业收入为26.8亿元,占营业总收入比重为94.3%;矿池运营收入为0.4亿美元,占比1.5%;矿场服务营业收入为0.2亿美元,占比0.8%;自营挖矿营业收入为0.9亿美元,占比3.3%。矿机销售是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也是利润的主要贡献者。按照港交所上市适应性核心原则,矿机业务模式是否具有持续性并不明确,因此比特大陆赴港IPO最终折戟。

从港股转战美股,根据SEC流程,一般在递交上市申请后,会经历三轮问询,达到监管要求后,可递交正式的招股说明书,随后再经过询价等程序正式挂牌。整套流程下来至少需要1-2个月时间。

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正式招股书并未露面,也就意味着比特大陆上市还未达到监管要求,而同行嘉楠耘智已经于2019年10月29日正式向SEC提交首次公开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公司打算以股票代码CAN在纳斯达克上市,并设定了4亿美元的募资金额。

比特大陆陷入多事之秋:内斗、裁员

天眼查数据显示,比特大陆的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1月初再次发生工商变更,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卸任法定代表人,由CFO刘路遥接任,吴忌寒继续担任执行董事。

2019年末,比特大陆发生了一系列高层更迭。10月28日,比特大陆的法人代表变更为吴忌寒;11月5日前董事长詹克团被踢出管理层;11月7日,詹克团在朋友圈发布了一篇文章《让我们一起努力,共渡比特大陆非常时期》,并称自己作为公司大股东,在因公出差,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更换法定代表人”,被曾经最信任的“兄弟”背后捅刀,并表示会通过法律途径尽快回到公司。

去年年底,詹克团向开曼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回2019年11月股东大会的相关决议;而进入2020年,吴忌寒将法人代表的位置让给刘路遥。

业内人士称,吴忌寒和詹克团在公司发展方向上不和,吴忌寒看重区块链,而詹克团押注AI芯片,虽然吴忌寒在逐渐隐退,但比特币矿机几乎贡献了比特大陆全部收入,而AI芯片却在持续烧钱。

发展方向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站队”似乎已成定局。2020年1月6日,比特大陆正式向员工发出裁员通知,据多位离职员工向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透露,这次裁员比例最高的部门为AI团队,将从360人裁到100人,从地域分布看,成都、武汉、上海和深圳的AI团队近乎“团灭”。

此前在深圳办公的相关人士向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透露,深圳原有30余人团队,包括AI研发和市场销售,市场部8人全部被裁员,只留下少量技术人员支持客户,并且办公地点搬到了沙井,此前办公地点在南山科技园。

比特大陆内部对裁员的普遍解释是,比特币明年产量减半给矿业带来较大不确定性,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风险,公司需要聚焦主业,尽可能轻车简从,同时,“这也是对原董事长业务随意扩张的纠偏之举”。

“公司目前已经基本没有詹的人了,全部被清理了,当时很多不站队的人也被弄走了,有的部门是直接裁员,有的是更换工作地点,深圳的要调去北京,不愿意的就自己离职,或者以现在不签,明天赔偿更少来迫使员工离职。”该离职员工透露。

詹克团在2020年1月6日公开信中表示,“近日看到关于比特大陆计划裁掉一半员工的消息,研发更是裁员重点,其中Al业务将被裁去三分之二。刚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感觉和刚看到自已的法人被变更时是一样的,这肯定是假的吧?这太不合常理了!”

公开信称,比特大陆员工约1,300 人,其中Al业务线人员不到一半,而竞争对手都是数千人团队。他质疑没有投入,哪来的产出。詹克团称:“我们都明白,Al的市场空间是巨大的,并且正在快速打开。”这一公开信也将两人对公司发展理念的巨大差异完全公开化。